靈境行者
小說推薦靈境行者灵境行者
伴随阴风散去,堂内恢复平静,蜡烛静谧燃烧,烛影微晃,笼罩在堂内浓浓的阴气散去。
谢灵熙等人不具备夜游神的灵感,但也能凭借直觉,感应到大堂变安全了。
火魔目光审视,语气带着几分诧异,几分惊喜,问道:
“你是夜游神?你居然是夜游神…..”
仅是呵斥便惊走怨灵,这个王泰的职业是什么,不言而喻。
“很奇怪吗,金水游乐园是有灵异元素的,匹配到夜游神不是很正常嘛。”张元清微笑应对,“各位,其他娱乐项目我不敢打包票,但鬼屋,在见到鬼新娘之前,我还是能保一保你们的。”
四名队友面面相觑,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喜色。
没想到队伍里还有一个稀有职业。
在鬼怪横行的灵异副本里,有一位夜游神保驾护航,比大部分道具都要可靠。
毕竟夜游神专业对口。
一下子,四名队友看张元清的目光,充满了依赖感。
“我们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,不要耽搁,看看这里有没有线索。”张元清目光扫过堂内,拥有夜视能力的他,迅速锁定了太师椅后的贡品桌。
抬脚走到桌前,盛满花生桂圆的青花瓷盘底,压着一张红纸。
张元清拿起红纸,在烛光下观看:
“聘礼:秤杆、金钗、药酒、喜被。”
其他人也凑了过来。
谢灵熙捏了捏下颌,明眸转动,道:
“这些东西不是聘礼,但既然纸上这么写,应该是让我们找出这四件东西,视作聘礼。”
找到这四样东西,等于拥有了聘礼的新郎。
齐天大圣:“如果没找到会怎么样?”
火魔:“当然是死了。找到聘礼之后,鬼新娘就会选择我们中的一個?”
张元清:“为什么是选一个,而不是大家一起进洞房?”
见队友们面无表情的看来,张元清耸耸肩:“开个玩笑,活跃一下气氛,你们毫无幽默细胞。”
队友们更面无表情了。
西施翻了个白眼,谢灵熙继续道:
“这个任务的脉络清晰起来了,一个小时后鬼新娘会择婿,择婿的标准是拥有聘礼的新郎,所以,我们需要在这座大宅里找出四件聘礼。
“但被挑选中的幸运儿,是有了一线生机,还是必死,这个就不知道了。”
火魔上下打量小丫头:“你真的不记得攻略内容了?”
分析的头头是道。
谢灵熙噘着嘴,扮作委屈样:“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张元清看了一眼队伍人数,心里一凛。
按照目前的线索进行下去,会出现两种结果,第一种,找到四件聘礼,便视为全员达成要求,而后就等着鬼新娘临幸。
第二种,四件聘礼只能保证四个人达成要求,而没有达成的人,必死无疑。
第一种倒还好,若是第二种…….
张元清心里暗想:
“如果是第二种的话,那么副本走到这一关,队伍就一定会起内讧,到时候,能活下来的人数甚至不超过四人。难怪不封印道具和技能,这是逼我们自相残杀,S级副本真是步步杀机……”
真到了那个局面,队伍人数还剩多少?
他这个队长是有隐藏任务的,队伍人数不能少于三人。
另外,择婿这一点还存在迷惑人心的作用,给人的感觉像是被新娘选中的人才会有一线生机,思维惯性,幸运者总是有优待……
但张元清可以肯定,被新娘选中的人,死路一条。
理由很简单,首先旧版是这样,其次,如果被选中者才能活,那么隐藏任务就没有意义。
不管怎么努力,到这里都会只剩一个人。
减不减员的,有什么区别?
当然,如果鬼新娘是个花心海王,那另当别论。
鬼新娘环节可能只杀一人,但鬼屋这个环节,危险绝不止是鬼新娘,首先是队伍内讧危机,其次是鬼屋里的其他怨灵…..作为队长,这个副本真的太难了,如果最后通关没有高额奖励,那简直不合理,幸好我有伏魔杵这件神器,就算直面鬼新娘我也不怕…….想到这里,张元清下意识的扫过队友,发现他们目光幽幽,已经开始互相警惕。
谁都不傻。
张元清咳嗽一声:
“时间不多,先找聘礼,大家跟紧我,不要分散,寻常的怨灵难近我身。”
这种场合,他说话最管用,众人还要仰仗他的职业。
当即,一行人绕过大堂后的影壁,来到内院,放眼望去,回廊曲折,挂着红灯笼,深红的烛光照出树影、花圃和假山。
远处依稀还能看到弓形门连接着其他院落,一字脊的房屋排列有序的伫立在夜色里。
鬼新娘还真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啊……张元清在心里感慨。
就这宅子的规模,怎么也是三进的。
他眺望了一遍房屋的布局,回头叮嘱众人:“这里阴气很重,跟紧我……”
话音戛然而止,身后空空荡荡,没有半个人影。
队员们不见了。
这就有点恐怖了啊……张元清深吸一口气,没有停步,继续往前走。
得尽快找到他们,这几人都不是夜游神,尽管技能和道具没被封印,但对付灵体的手段有限,如果遇到难缠的怨灵,随时都会死。
他穿过花园,看见前方一座屋子里亮着烛光,烛光很幽暗,透过格子窗,幽幽的映射出来。
而其他屋子,则是一片漆黑。
张元清小心谨慎的走入廊道,靠近屋子,凝神感应了一下,屋内阴气森森,但没有怨灵盘踞。
蹑手蹑脚的推开格子门,屋内的景象映入眼帘。
这似乎是一个女子闺房,东边是一张床,床幔低垂,中间一张圆桌,窗户边是一张梳妆台,铜镜就对准门口。
一杆黄金打造的秤杆,静静的躺在梳妆台前。
张元清迈过门槛,反身关门,来到梳妆台前,拿起了金秤杆,它不过半臂长,拇指粗细。
这玩意是用来挑新娘红盖头的,寓意“秤心如意”。
“还不算难,一下子就找到了……”
张元清正要离开屋子,忽然听见电流滋滋声,放在兜里的猫王音箱有声音传出:
“那一天,她来到了金水游乐园……”
这坑货总是不合时宜的发出声音,嗯,它想说什么?说起来,它也是游乐园的一部分,或许知道些信息…….张元清的注意力转移到猫王音箱,期待它会说些什么。
猫王音箱这次没让人失望,声音继续播放:
“鬼屋里的灵瑟瑟发抖,匍匐于地。伟大的存在并没有为难弱小的怨灵,她交代新娘,替她寻找一个年轻人,那个年轻人的名字叫:元始天尊!”
大叔 的 寶貝
张元清脑子“嗡”的一声,像是被雷电劈中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找我的?找我的!!
谁要找我,为什么要找我?
惊愕和迷茫翻涌而上,旋即,他明白是谁了。
三道山娘娘!
“太一门的官方通告里说,是强大的BOSS引发了灵境变动,金水游乐园的介绍里说,那位存在沉睡了漫长岁月后,很惊讶世上多了这些新奇的小玩意,这些细节都能和三道山娘娘吻合…….
“三道山娘娘是我唤醒的,她在找我,因为伏魔杵里有她一半的阳魄……艹,这老梆子阴魂不散,就不能放过我吗,我还是个孩子…..”
张元清其实心里有数的,继续升级下去,迟早要和三道山娘娘对上。
可那应该是在他成为高等级灵境行者之后,用伏魔杵内的阳魄,和娘娘做一笔交易。
万万没想到,老梆子手眼通天,竟然可以影响低等级灵境。
“该死,我就说任务怎么可能如此简单,现在看来,取出伏魔杵,反而会让我的身份暴露?”
娘娘找他,可不就是为了伏魔杵。
“这种被娘娘影响过的灵境,只怕我刚取出伏魔杵,那老梆子就杀过来了,那我的下场会是什么,灵境里的boss有没有道德值还两说,万一顺手捏死我这只小蚂蚁怎么办……”
张元清反复思量后,决定隐藏身份继续走任务,不动用伏魔杵。
暴露身份的后果,可能是直面三道山娘娘这尊恐怖的大神,不确定因素太多了。
而继续走任务,如果能通关鬼屋,什么事都没有,真到了绝境,再取出降魔杵不迟。
想清楚利弊后,他心里便不慌了,正欲转身离开,忽然看见铜镜里,房门被推开了。
他吃了一惊,迅速回身,却发现房门紧闭,并没有打开。
怎么回事?张元清茫然的扭回头,让视线重新回到铜镜,这一眼,瞳孔微缩。
铜镜里,出现了一个穿白裙的女人,披散着头发,她跨过门槛,以一种古怪的姿势走进屋子。
铜镜里映照出的房间,好像和他所处的房间不一样。
白裙女人姿势古怪的来到梳妆镜前,坐了下来。
这个时候,张元清终于看清楚她为什么走路姿势古怪,因为她是倒着走的。
接下来的画面,能让普通人活活吓死,铜镜里的女人抬起手,把脑袋摘了下来,捧在怀里。
她的手皮肤青黑色,长长的指甲漆黑尖锐。
头颅的黑发散开,露出了女人的容貌,一双渗人的白瞳,脸色惨白,嘴唇五黑,死死的盯着铜镜,仿佛在凝视另一个世界的张元清。
这女鬼没颜值……张元清迅速后退,打算撤出屋子。
但是,镜子里的披散的头发像是活了过来,触手般的扬起,猛的刺入镜面。
铜镜荡漾波纹,一簇簇发丝穿透了镜子,缠住张元清的手腕和身躯,不断的收紧,一副要把他拉入镜中的架势。
“哼!”
张元清眼底粘稠的黑光涌动,张开嘴,奋力一吸。
噬灵!
这能压制怨灵的技能,仅是让发丝缠绕的速度变的缓慢,并不能吞噬镜中女鬼。
这女鬼很强,不是普通的怨灵…….张元清双脚一点点的往前挪动,距离铜镜越来越近。
他迅速思考着应对之策,伏魔杵能不用就不用,嗜血之刃是物理输出的道具,对灵体无效,红舞鞋的攻击同样是物理层面,踩踏对灵体无效…….
思来想去,就决定是你了,小逗比!!
张元清嘴里吐出一道阴气,召唤出小逗比。
“阿巴…..”圆滚可爱的婴灵落在梳妆台,懒洋洋的伸张四肢,然后,它看到了镜子里的女鬼。
刹那间,就像炸毛的猫儿,婴灵以一种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速度,连滚带爬的滚下梳妆台,缩在张元清身后,吓的嗷嗷大哭。
……张元清骂道:“没用的东西,给我上。”
他向婴灵传输进攻的指令。
“阿巴阿巴!”
服从命令是灵仆的天性,婴灵竖起浅浅的眉毛,凶巴巴的叫了两声,抓着张元清的裤管往上,一路爬到肩膀,奋力一扑。
圆润肥胖的小身躯穿透铜镜,把自己糊在女鬼的脸上。
张元清立刻沉淀情绪,把意识转移到婴灵身上,换走了女鬼的感知力。
女鬼阴森的面庞变的呆滞,像是忽然失去了脑子。
钢丝般致命的头发,一下子没了力量维持,无力垂落。
电竞萌妻
干得漂亮!
张元清立刻召唤回小逗比,让他趴在自己头顶,转身就跑。
婴灵的能力只有三秒,但足够他逃离屋子。
冲开房门,越出门槛,张元清刚回到花园,就听见身后传来“砰”的关门声,回首看去,那间屋子里的烛光已经熄灭,漆黑一片。
内院阴风阵阵,许多怨灵在远处环伺,它们一边渴望着夜游神的气息,一边忌惮其威压,不敢靠近。
“得赶紧找到他们,可别死光了…..”
张元清快速离开这处花园,通过弓形门,来到隔壁的院子,他很快就看见了谢灵熙。
小丫头站在院子角落的一口水缸前,把上半身投到了缸里,双手抓住缸沿,奋力的挣扎着,水缸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拉拽着她。
不管如何努力,都无法把自己从水缸里“拔”出来。
渐渐的,她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弱,越来越弱…….
张元清缓步靠近,闻到了一股酒味,俯身一看,缸里荡漾着深色的液体,游曳着一只拖着脐带的婴灵,正是脐带缠住了谢灵熙的脖颈,把她死死的拖在水里。
张元清双手捧起小逗比,不顾他的挣扎,把他丢进水缸里。
脐带婴灵见有同类进来,立刻松开脐带,朝着小逗比龇牙咧嘴。
张元清抓住谢灵熙的肩膀,用力一拉,把她从水缸里拉了出来。
“咳咳……”
谢灵熙剧烈咳嗽起来,咳的面红耳赤,刘海和鬓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、脸颊。
十几秒后,她初步平复肺部的不适,看清张元清的脸,喜极而泣:
“王泰哥哥,伱来救我啦,呜呜,我再也不想进和夜游神相关的灵境了,太,太可怕了…….”
她是第一次进这种有灵异元素的副本。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张元清目光盯着水缸。
两只婴灵在酒水里打了起来,相互扑咬,纠缠,搅的深色液体波纹荡漾。
谢灵熙踮起脚尖,往缸内看了一眼,想起自己刚才喝了不少,一阵干呕:“太恶心了,太恶心了……”
嫌弃了一通,她才回答张元清的话:
“王泰哥哥,我跟着你走出大堂,一阵雾涌来,就发现你们都不见了,我便去找,不知不觉走到此处,又闻到一阵酒香,循着味儿找到这口缸。
“寻思着这就是聘礼之一了,我刚揭开木盖,结果缸里就伸出一根绳子,把我拽进水里。”
她看着水缸里的脐带婴灵,想着自己刚才呛进的液体,小脸煞白煞白:“太恶心了,太恶心了…..”
张元清默算了一下时间,打量着少女:“你憋气时间挺长啊。”
谢灵熙摇摇头,娇声道:“我有一件道具啦,能回复生命力,要没有它,早就憋死在水缸里了。”
说着,她扬起了雪白皓腕,那里有一枚碧绿色的玉镯。
回复生命力的手镯……这丫头也是木妖?气质不太像啊……张元清‘嗯’一声,没有过多关注手镯,道:
“随我去找他们吧,希望还来得及。”
谢灵熙收取了一些液体,张元清则召回这辈子头一次和同龄人打架的小逗比,沿着鹅卵石小径,朝宅子深处行去。
“对了,你把那张卡片给我。”
“啊?什么卡片。”
“别装傻,停车场带出来的卡片,我看你揣屁股兜里了。”
“…….”